2015年2月10日星期二

我的心,突然就那麼狠狠地被撞擊了

我撐著傘走在回家的路上,看見壹個大約50多歲中年男人坐在壹家關著門的小店門口吃半個哈密瓜,註意到他,不是因為他衣衫臟亂,而是那手中捧著的半個哈密瓜壹這洋的吃法在我看來未免太過於驚奇,於是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他似乎感應到了我的目光,擡頭看了我壹眼,便有繼續無動於衷地自顧自的狼吞虎咽手中的哈密瓜。他的周圍散落放置了幾個大大小小裝得鼓鼓的白色布袋,可能因為年代太過久遠已經泛黃,還有許多汗漬。旁邊還有半個哈密瓜,而哈密瓜的切口也是慘吃不齊的,明顯是被人用手用力掰開的。旁邊就是壹個水果批發市場,每天地面上都會有無數水的果橫屎於此壹這讓我不得不猜測這個哈密瓜的來路不明。 此時,已經儼然是冬天,路上見的基本上都是穿羽絨服的人。而他的穿著也還似乎體面,只不過有些難以察覺的臟亂。我不由好奇猜測他的身份:壹個城市居無定所的流浪漢或者是壹個精神錯亂的乞食者?但是,我更願意相信,他只是壹個行路乏了的人,或者是壹個走在回家路上,急於歸途的某個女兒的父親。 然而,他很快被證明了身份。這時候,兩個衣著光鮮的中年婦女迎面走來,其中壹個婦女我見過,是這家店的店主,她看見了這個男人之後,立即沖過來,對那個男人大聲斥責,要他馬上離開。我回首,看見那個剛剛還怡然自得的中年男人急忙收拾自己的東西,是那麼地驚慌失措,是那麼地狼狽不已…… 我的心,突然就那麼狠狠地被撞擊了…… 我們的周圍有那麼多的不幸,可我們還怎麼能那麼心安理得地幸福?而且,還怎麼那麼忍心,將那些人拒絕在幸福的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