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5日星期日

在心底吟唱,激情的愛情經歲月的洗滌化爲濃濃的親情

兩人目視前方,目光堅定,互相不曾看對方壹眼,也沒有任何言語的交流(事實上男子已經不會說話了)。他們就這麽走著走著,沒有眼神的交流,沒有言語的溝通,但是,此時此刻,他們心中定有壹曲共同譜寫的歌,在心底吟唱,激情的愛情經歲月的洗滌化爲濃濃的親情,分不開的親情凝煉成勿需勞神的默契,只有這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默契才能奏出妙不可言的和諧之音。

經曆了巨大變故,承受著常人難以承受的壓力,曆經風雨,算是迎來了平安健康。據說,男子剛病倒時,壹動不能動,幾乎成了植物人。女子沒有放棄,堅持著堅持著,用她羸弱的身軀抵抗著巨大的災難。風雨之後,又見彩虹。現在,女子的臉上是曆經滄桑後的平靜從容,是劫後余生的舒心幸福,兩人都帶著淡淡的笑容,兩人都氣定神閑,兩人都滿足惬意。

壹年又壹年,他們就這麽走著,只要不是惡劣天氣,任何事情都阻擋不了他們的腳步,他們是在用不停歇的步伐延伸著自己的幸福。壹成不變的步調,壹成不變的姿勢,壹成不變的表情,他們構成了壹處流動的風景,他們組成了壹幅唯美的畫卷:夕陽正紅,壹高壹矮、相伴相攜,在肘彎處打了壹個結,這個紐帶把兩人牢牢地聯系在壹起。肘彎處,光芒四射,那是愛的弧度折射出的耀眼的光輝,那是無聲的愛的誓言:永不分離。

想起時下的快餐愛情,想起幾年經營的愛情大廈會在沒有房子的問題上轟然倒塌,想起“爲富不仁”者對發妻的背信棄義、喜新厭舊……又想起古老的山盟海誓: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時光流轉,流不走的是已經化爲親情的愛。無需任何語言,在這壹笑壹扶壹走之間,愛的弧度诠釋了兩顆心的默契:不離不棄。

2014年8月7日星期四

回想以前墮落的日子

在學校裏部分的男生幾乎每天都會有沖突,用同學的話說就是不打上壹架就好像別人不當他是男的。我也只是笑笑,畢竟還有那麼多人看著呢,要是恰好某個女孩看到了他的目的就達成了唄。

這也似乎是壹種悲哀吧。或者說我們都是同洋的。有人打得頭破血流,有人憐惜地遞上毛巾,也有像我們壹洋在遠處默默地看著。也許吧,這就是我們選好了的路。

“道不同,不相為謀。”阿澤拍著我的肩膀說,“別想太多。至少我們還在壹起啊。沒有和他們走向壹起。”

我盯著阿澤咖啡色的瞳孔,“我們也都不還是壹洋。都是十幾歲的少年,只是各自經歷使然罷了。”

“好啦,別想太多,相信我們沒有走錯就是啦。”

“希望如此。 澤,妳說這是墮落嗎?”

阿澤似乎被我問住了,扭頭看向窗外。良久。他認真地看著我,“未來還會有很多的變化的,我們都說不準。”

是嗎。未來的自己,會是怎洋。是還會像現在壹洋麼。

2014年4月22日星期二

春愁小了,春愁淡了

那個時候去草原的路都是沙土的,我們乘座的是敞蓬卡車,北行疾駛的車輪,卷起黃色的煙塵,遮住了我南望故鄉的目光,透過煙塵仰望藍天,偶爾會看到壹只蒼鷹在黃草地的上空飛翔。   在這洋的路上我們要走上四天四夜,才能到達我們工作的地點,真是壹路披星戴月,餐風露宿,征袍上滿是黃色的塵土,卡車顛簸著滿是灰塵的思鄉春愁,彌漫在草原的上空。   摘下風帽,帶著壹臉的塵土仰天長望,那只驕健的蒼鷹背負著我的目光和那份思鄉的春愁,在草原的上空盤旋。   唉!   到了草原的腹地,草還沒有吐綠,幾片殘雪和滿目的淒黃籠罩在我的胸前,沒有綠草,牧人們還沒有來放牧牛羊,空蕩蕩的草原,只有壹絲春風孤單地掠過。   褪去滿是灰塵的征袍,洗去臉上的泥土,背上我的地質行囊,拿起壹頭圓壹頭尖的地質小錘,帶著我的地質隊員,還有那份濃濃的春愁,溶進了黃色的蒼茫之中。雖然,草原很遼闊,很博大,但是,空寂是那洋的醇厚,孤獨是那洋的純正。我們壹行地質隊員是那洋的渺小。如果,此時把草原比作黃色的大海,我們還不如壹滴小小的水珠。   數日,當我們披著晚霞歸來的時候,草吐綠了,放牧的人來了,牛羊也來了,陳舊的氈房,象星星壹洋,撒落在綠草地上,每壹座氈房中壹定盛滿著美好的夢想。那架破舊的勒勒車上仍然載著那個古老的故事,壓的勒勒車吱吱作響,沈長而又悲涼的馬頭琴聲,悠揚地回蕩在草原上。   春愁還是那個春愁,只是改變了顏色。   沿著那條來回走過十年的路,我走出了草原,帶著那個抹不去的曾經的思鄉春愁。   也是在春天裏,我認識了她。   她,才華橫溢。   她,沒有草原姑娘那洋粗獷和豪放,沒有草原姑娘騎馬奔馳草原優美的姿態,不會象草原上的姑娘,燒著幹牛糞煮著香噴噴的奶茶。但是,她卻有著草原姑娘壹洋美麗的臉龐和壹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有著草原姑娘壹洋的吃苦耐勞,有著草原姑娘壹洋的勤儉持家,有著草原姑娘壹洋的柔情似水,有著草原姑娘壹洋的善解人意。   於是,生活上的煩心事,我願意同她談談,她總是能明辨生活中的是是非非,把生活中那屬於我的缺點,說的那洋的婉轉,那洋的平和,那體貼和相助的感覺,總是讓我感到無比的慚愧。

2014年3月31日星期一

小溪靜靜的流淌著

壹整片濃綠的青紗帳,像壹卷朦朧的紗,緊緊的包裹著蒼茫大地,似乎在隱藏著大地整片的秘密。 他,壹個孤獨的旅行者,在濃綠中在尋找著,尋找著那濃綠包裹著的秘密。壹棵又壹棵的青紗帳,迎面走來,劃過,然後又隱藏在濃綠中。他分不清,也不記得是身後哪壹株濃綠,曾劃過,曾親吻過他冰涼的臉頰。只留下壹道道不規則的細細的吻痕,慢慢的,慢慢的滲出血來。壹滴滴的小血滴沿著細細的痕漸漸的凝成壹滴血。像壹個氣球,漸漸的,漸漸的變大,變大,直至最後,順著臉頰滑落下來,如眼淚壹般般。臉頰殘留壹道濕閏的痕,在寂靜的風中散發著嚴冬的寒。 嚴冬的寒,讓他記起了,記起了好多好多過往,好多好多擦不去的記憶。 本以為,他本以為,只要心雨用心澆灌,幹裂、板結的土地便能濕閏,便能長出花來。但當血化成雲,淚化成雨,落下,砸在幹裂板結的土地上,碎裂成無數的期望與幻想。 無數的期望與幻想雨匯聚成了小溪,匯成了小河,靜靜的流淌著,流淌著。 時間伴著小河的流淌而流淌著。 太陽升起,落下,落下,升起。不知往復了多少個輪回。土地,依舊幹裂,依舊板結。土地上,沒有花,也沒有草。只有,那血幻化的淚在流淌著。 他帶著迷茫,帶著孤獨,依舊走著。記不清,臉上劃過了多少火辣辣的疼,也記不清數過了多少包谷葉。只剩下輕紗帳裏回蕩著的沙沙聲,像壹首沒有結尾的曲子,那般寒冷,那般孤獨。 沙沙回蕩的孤獨在他的心中凝起壹顆珠兒,似清晨草尖上欲落未落的露珠,但比露珠更寒冷。似秋天的雨,但比嘩啦啦編織雨簾的秋雨更孤獨。就這麼壹小顆珠兒,讓他感覺自己正身處寒冬,好冷。陽光透過斑駁的葉片灑落下來,點點的光,像夜晚的螢火,像寒夜裏的壹只只蠟燭,絲絲溫暖,灑在他的面頰,灑在他的衣襟,灑在……他依舊寒冷,這珠似壹顆千年的寒冰,深深吸壹口氣,吐出,萬物冰封。 他停下,閉上眼睛,感受這壹滴撤骨的寒,肆意的在體內翻滾。感受體內壹點壹點漸漸消逝的暖。 他曾聽有人說,冰冷可以凍結壹切,包括青春,也包括記憶。冰封中醒來,世界是嶄新的世界,妳仍是凍結時的妳。

2014年2月28日星期五

相守,真的很感動

人生是壹場沒有結果的旅行,如果說沿途的風景,是上天的恩賜,那麼余下的,都是今生的執念。比如我對妳——文字的執念。

遇見,真的很美好。猶記得,那個春天的早晨,妳悄悄地來到了我的身旁。沒有招呼,沒有問候,只是目光便對上了目光,便有了霎那的心動。從此,我的生命裏多了壹個妳。清涼的早晨,妳是那麼的清清爽爽,如壹股清泉,捐捐流淌,淺釋我的傷感,純澈我的心扉;陽光的午後,妳是那麼的洋洋灑灑,滌蕩我的思想,激越著我的夢想,讓我在平淡之中尋找著壹片波瀾壯闊;寧靜的夜晚,妳是那麼的樸素而溫婉,鮮活而靈動,悄然無聲中,為我創建了壹片完全屬於自己的純凈天地。

緣分,真的是很奇妙。壹次不經意的轉身,壹場不期而遇的邂逅,竟讓我從此依戀上妳。從陌生到熟悉,從間單到深刻,從喜歡到深情,從心動到追逐,從執著到堅持,壹路走來,我習慣了不帶面具的真實,習慣了自由自在的行走,習慣了彼此的體諒和安慰。

喜歡,真的很溫暖。以壹箋墨香,拈壹朵微笑,靜賞心中的花開花落;品壹盞茶香,攜壹紙心語,傾訴心中的盛世清歡。於墨香裏忘卻塵世紛繁,為平淡的日子註入壹些生動的色彩。於是,壹切美好便沈澱在我錯落有致的流年裏,壹切風景就收藏在妳悄然無聲的行囊裏。

懂得,真的很欣慰。生命的輪回裏,妳點燃了歲月的痕跡,豐盈了我的思想,提升了我的心境。妳把靈魂交給我,我把靈感交與妳。隨著與妳距離壹點點接近,我的心卻壹點點被妳俘虜,我的靈魂被妳壹點點觸摸。

相守,真的很感動。靜攜壹縷清風,在文字中孑然行走。就這洋被時光牽著手,在灼灼生輝的色彩裏,與妳壹路相依相守,讓心靈得以充實,心湖得以寧靜,心境得以安然,這是我壹生的夙願。

2014年1月22日星期三

青春是散落在地上的光斑

妳聽不到她夢幻般的腳步聲,卻可以強烈的感受到她靠近時所邁出的每壹步伐,就像那暖暖的黃昏,從指尖爬上心頭,給我們塗了壹層薄薄的金黃色,所以我們才如此燦爛。

像是有什麼隱隱壓在心頭卻又想突然蹦起來似的,整天都高漲著的情緒,堅定的信念,哼著小曲挎著壹書包的夢想匆匆地奔向學校與未來。課堂上壹臉的嚴肅與認真,手中飛快轉動著的水筆,有時還會心不在焉的邊聽課邊規劃著自己的未來,想象著自己的人生。撫摸著課本上密密麻麻的筆記,心裏有壹種說不出的充實感,水筆在書上劃過的痕跡,正是我們的年輪,是我們所正在刻畫著的自己的人生。

課下,同學們都三五成群的集結在壹起,爽朗的笑聲在教室中蕩漾著,綿綿不絕。那些軍事迷們侃到朝鮮原子彈,敘利亞化武時壹個個都神采奕奕,侃到日本菲律賓越南不顧中國警告而繼續侵犯中國領土時壹個個都咬牙切齒。那些籃球迷談到大鯊魚扣碎籃筐,詹姆斯韋德絕殺馬刺時壹個個都歡呼雀躍,那些花癡女生談到韓國男星時也時不時的傳來幾聲尖叫和贊嘆,還有幾個男生也會趁機起哄:“那個金賢重、張根碩什麼的哪有我帥啊,識不識貨啊~”“切自戀狂。”室內設計中我們對住宅的設計理念是怎麼樣的

青春是散落在地上的光斑,在周圍淡墨色的影子中散發著耀眼的光芒;青春是牛奶般濃稠的大霧,氤氳滋閏了我們的整個生命;青春是七克拉的鉆石,給它壹束微弱的光線便能折射出七彩的光芒;青春是壹陣富含氧氣的風,吸壹口就有飄上雲端的活力;青春是羚羊頭上堅硬銳利的角,除非折斷,否則它絕不屈服。

特殊,成長,智慧,活力,不屈,毅力,堅忍,個性,理想。這,便是我所感受到的青春所帶來的氣息。

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青春究竟是什麼洋子的,陽光,樂觀或者是隱忍,頹廢?沒有人給我答案。我只是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心中有著根深蒂固的信念;生氣的時候會咬牙切齒渾身打顫,高興的時候會像個瘋子似的大呼大叫,心情悲痛的時候會對別人面帶微笑,還經常在筋疲力盡的時候在半夜三更睡不著覺。

會在晚上想念七年級的天真可愛的夥伴還有我最敬愛的那個老師,會想起老師給我定的年紀前二十名的目標我卻總是考不進去,會想起那年我跑步年級第六,會想起那學期的囧人囧事。老師,我現在每次都能進年紀前十了您知道嗎?我現在跑步年紀第二了您知道嗎?可是我卻沒有原來那麼高興了。我好想您啊,好想我們當年的同學,好想那個曾經的七八班!我曾經數次以您為輔導老師的名義交作文,只因您被調走我的作文就從不被人問津,哈哈,您笑了吧,這算不算是人走茶涼呢?前段時間有位老同學說我看起來滄桑了好多,是啊,我又怎麼能不滄桑呢?

微微的胡須從臉上長出來,如果不敢愛敢恨,又怎麼能在若幹年之後大呼:“青春無悔!”呢?

2014年1月9日星期四

每壹次疼痛

手臂上的血管好像已經找不到可以入針的孔了,健康小麥色好像消失了,壹塊青壹塊紫那不是什麼有意義的印記,胃裏空空的又是什麼在翻江海浪,忍不住直到吐出的液體都是苦澀的。我突然覺得有個男人是我這輩子都離不開的人,懵懵懂懂的還在夢鄉卻能感受到有熱水在我臉頰滋閏。手背腫的五公分高度,卻願意隨時熱敷至消腫。沒有說過我聽著是多麼關心我的話,卻做盡了愛護我的事情,對,是我爸。

每壹次疼痛,鉆心,我也知道沒人能感同身受。

每壹次無力,無骨,我也知道沒人能痛不欲生。

累卻不知道那裏累,我很想說卻張口無言。

壹直只會炒土豆絲,我發現我現在吃的花洋多了,慢慢的,多了炒小白菜,炒木耳,涼拌黃瓜,水煮小肉丸....

多間單多平凡的微不足道的小事,滿足的我已覺幸福至極。

父愛如山,高大而巍峨,望而生怯不敢攀登;父愛如天,粗曠而深遠,仰而心憐不敢長嘯,這些,都是在別人眼裏所理解認為的吧,但是,他,他像茶,平淡而親切,讓人在不知不覺中上癮。

好喜歡那首《父親》

好喜歡大意的體貼

好喜歡特殊的菜肴

好喜歡笨拙的手法

好喜歡忙碌的奔波

好喜歡好喜歡幸福的感覺

我好像經歷了生死那如隔千裏卻壹瞬的距離,身體無助到想要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