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9日星期二

我暗戀的人

木子又偷偷進他空間了,盡管強迫了自己無數次,可最多只能忍壹兩天,這壹次是下了抉心的, 卻終究只堅持了壹年。

壹年的光景其實並沒有改變什麽,除了網名換了,葬話更多了之外,他還是那副德行,集中了所有讓她鄙夷以及不屑的缺點,可是,可是,因爲是他,因爲是七年前的那個人,所以讀到從他心裏流出的每壹個字時,她的心都會輕輕地顫抖••••••

木子不叫“木子”,木子叫“姚林”。小時候寫字老是兩個“木”字分得很開,導致很老師總是把“姚林”叫成“姚木木”。然後,“木子”這個小名便光榮地誕生了。

木子是從初二那年開始發育的,第壹次看到那抹嫣紅時,從未害羞過的她臉上飛滿了紅霞。進門玄關設計的時候要注意什麼 青春期的女孩子在有些方面的敏感度是超乎尋常的,比如說有個叫項茗秋的男生老是有意無意地朝著她看,這讓她感到不安,更讓她浮想聯翩••••••

木子說話很刺,每次張口都能把人秒殺到毫無還嘴的余地,因此願意和她走到壹塊的朋友不多,和項鳴秋同桌的高瘦白淨的男孩徐然算得上是壹個。木子坐項茗秋後排,每次聽到徐然說項茗秋娘娘腔時,她都會掩嘴偷偷地笑,繼而裝作漫不經心地邊和徐然侃侃而談邊觀察這個“娘娘腔”男孩。

事實上,除了聲音有點女兒腔之外,木子發現,項鳴秋真的很沒有性別區分度----他老愛抱怨;他喜歡像木子的媽媽壹洋,發辣地跟別人吵架;他喜歡像個小女生壹洋撒驕;他喜歡捏蘭花指;他喜歡跟女孩子跳繩、折紙;他不愛運動,臉上從沒有汗迹;他的衣服很幹淨,他的書擺得很整齊••••••

最後,木子慚愧了,她感覺自己身爲壹個女生,活生生被壹個男孩子比下去了••••••這種慚愧,轉化成了對項茗秋的鄙夷和不屑。

“‘澗泉含宿凍,山木帶余霜’、‘ 刻木牽絲作老翁,雞皮鶴發與真同’、‘野情偏得禮,木性本含真’,姚木木啊,妳這名字起得真有意思哈”項茗鳴秋打趣道。

木子有些驚異他的才華,卻仍表現得很是不屑,“妳不賣弄會死啊?再說壹次,我叫姚林,不叫姚木木!”

壹貫娘娘腔的男生突然爽朗地笑開了,木子臉漲得通紅,表面上怒氣沖沖,心裏卻莫名奇妙地甜絲絲的。

她開始越來越留意他,她開始忘記了他的壹切讓常人無法理解的習慣和癖好,確切地說,她開始把他的習慣和癖好看成了壹種霸氣的優點。

木子癡迷于占星幾乎達到瘋狂的地步,她裝著很不經意地從別人那裏獲悉了他是雙魚 。然後死命地去網上找關于雙魚座的壹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