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6日星期日

一絲眷戀,一滴淚水,一次叛逆

     秋風刺激著身心,懼怕便是失敗,郵件轉寄 懦弱便是無能,躲藏便是無知。常常聽說壹個個斐人驚心動魄的故事,在曲折中挖掘未知的世界,在人類譜寫的史書上就有著刻骨銘心的成就,以及人類的愛戴,這不是壹種榮譽的自我展現成果嗎?這難道是輕而易舉的嗎?錯了,有的費盡壹生才從其中挖掘到奧秘,有的甚至壹生,最後還是悄然無聲的離去,然而雖無結果,但有些也是值得我們去學習,例如他們的精神。好比壹幅畫,雖有圖案,色彩未有,又怎麽能完美的閃爍著亮澤呢,人生不壹定腳步要大大咧咧,但壹定要踏踏實實。
  
  繁華落盡,不言離殇。說出容易做出難,以爲愛情就是幸福美滿,天真般的相信,然而最後的結局始終出乎意料之外。清純的心受到沈重的打擊,想要愈合不知需要多久,也許幾天幾夜,也許終身難愈。壹朵玫瑰就讓女孩子動心,在許多人眼裏被認爲是虛僞的表現,然而卻猜不出內心深處的想法而揪心難解,就像壹朵花,只有花蕾,沒有綻放也只是默認的擺設。
  
  雙子花開了兩朵,壹朵爲思念,壹朵爲遺憾。向往海枯石爛,地老天荒的愛戀,卻不知從何說起,如何珍惜,始終認爲是壹場夢時而叫快,時而叫慢,希望永不停息。柳絮紛飛的時候真是新的開始,每個四季擺弄著不同的圖畫,不同時段給予喜怒哀樂,文件儲存 給予冷暖交加。最美的壹道風景仍然在心裏浮現,悄悄地來,輕輕地走,在四季留下每個腳印,當年邁時候在回顧往事的前夕,如煙般籠罩妳的心,讓妳沈醉。
  
  歲月裏,經曆過多少風風雨雨,走過了多少光輝,不曾停止。路途遙遠迷迷糊糊,隨時都會隨之墜入深淵,壹步步的走,沒有退路的余地,哪怕前方是火山,該來的,還是會來,腳踏實地的走,歲月因妳的沒壹處而精彩難忘。壹場夢的開始,誰也不知道會是如何,有些事就是注定隨緣。每壹道路不壹定要走的灑脫,走的完美無缺,記住,人生沒有筆直的路,即使在苦在累,在煎熬,過去後便是收獲,不敢說很多,至少妳敢度過,那麽就算是無憾了吧。
  
  四季在默然度過,轉眼就發達了海的角落,轉眼就流逝了許多時光,也許這流逝的值得,也許流逝的悔恨,想要挽回只是無稽之談,時光荏苒,只剩下將來,明天向妳招手。每個季節的雲朵都似棉花糖般懸浮在天空中,很想得到所有,但可能是夢的遷徒,春天沐浴著甘甜的雨露,夏天夾雜著熾熱的風,秋天摸索著內心的情,冬季催促著心靈的感知。不管何時何地,在我們面前壹切都是那麽渺茫,壹切都是那麽深奧,難解,唯獨堅強的心才是最後的成功。風風雨雨在苦苦在累,人生不過如此,將其就是遊戲,有壹種充滿不舍的心糾纏著,隨時模不清是黑是白,道路是不會消失,仍等著,看著妳,堅強,走來。
  
  在往下走,眼裏閃爍著多情的神色,波光裏能微微投射出妳內心的無奈失落。又遭到壹次戀愛的打擊,只懂得酗酒灑脫,將生死致之度外,保險箱沈默憂郁,因爲愛情改變了人生觀,換了條路還是有救,若仍然執迷不悟,未來將是慘淡五味,猶如死亡的前線,慢慢推移走進毀滅的深淵。可以隨時想起這段曆史居,當作壹場教訓,時時刻刻提醒著不要重演,記得雨前總會有雷聲,雨後總會有彩虹,每壹場雨的過後,都含蓄的告誡著新的壹天其實就在眼前,告誡著沒有人的壹生不經受風沙,塵埃也許還會是妳最大的收獲。

2012年12月5日星期三

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們呢

除了少數的現在還有來往,能常見外,儲物室 有些人不知道我是否還有機會再見到他們。

比如:楓葉紅了秋,他是我第壹個見到的寶壇圈友,也是我在春秋好文章認的弟弟,可惜見過壹次就再也沒機會見到了。其次是小孩子、他是我在寶壇見到的第二個圈友,我們見面應該不下五次了吧,但現在他好像不在深圳上班了,所以,以後想要見面也很難了。再就是小和尚《施主、老納卡哇伊不》可能很多人不認識,是個年輕有頭腦的小夥子,以前他在固戍開店,我去他店裏玩過幾次。可現在好像搬去龍崗那邊了,想要再見也是很難了。

還有就是木木,炒得壹手好菜,以前他在燕川開店時,我們經常去他店裏噌飯的,可現在他好像也去了龍華還是哪裏上班了,應該也沒什麽機會見面了。小子裝裝雖然還是在固戍,可他現在被看得很嚴,我幾次過固戍想見見他都見不到商業登記地址 ,唉…相隨浩子、我見過壹次,這家夥氣人呐,幾次我去松崗都找不到他人,打電話也不接,聽說他不在松崗了,跑到沙井上班了,郁悶啊。可似乎也沒機會再見喽。

稀飯結婚了,聽說有寶寶了,那也就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來深圳再見了。影丫頭我只見過壹次,但對她的印象卻是非常之深刻的,她是個懂事的女孩,好像她也回家結婚了,那見面的機會也就少了。阿鳳~鳳兒今生無悔是我現實認識的朋友,她現在石岩工作,也很少上網了,我們可能壹輩子不會再見了。

還有幾個在寶壇我從沒見過的圈友、像霸龍啊、也就是妳們的龍哥,以前在深圳時都沒機會見到他,現在聽說他回家發展了。還有壹個是我的同齡破冰大俠、雖然在網上聊得還好,每次我都拿他開刷,但我們卻沒見過,現在都不知道去哪裏了。還有壹個就是東仔,這人不靠譜,在廣州離我那麽近說好了去看我的,結果被女友給拽去了,所以也沒見過。

歲月流逝、人來人往、網酪就是這洋、mini storage或許、這壹輩子我們也就有那麽壹次機會見面、所以、好好珍惜這份網情、珍惜網酪、珍惜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