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6日星期日

一絲眷戀,一滴淚水,一次叛逆

     秋風刺激著身心,懼怕便是失敗,郵件轉寄 懦弱便是無能,躲藏便是無知。常常聽說壹個個斐人驚心動魄的故事,在曲折中挖掘未知的世界,在人類譜寫的史書上就有著刻骨銘心的成就,以及人類的愛戴,這不是壹種榮譽的自我展現成果嗎?這難道是輕而易舉的嗎?錯了,有的費盡壹生才從其中挖掘到奧秘,有的甚至壹生,最後還是悄然無聲的離去,然而雖無結果,但有些也是值得我們去學習,例如他們的精神。好比壹幅畫,雖有圖案,色彩未有,又怎麽能完美的閃爍著亮澤呢,人生不壹定腳步要大大咧咧,但壹定要踏踏實實。
  
  繁華落盡,不言離殇。說出容易做出難,以爲愛情就是幸福美滿,天真般的相信,然而最後的結局始終出乎意料之外。清純的心受到沈重的打擊,想要愈合不知需要多久,也許幾天幾夜,也許終身難愈。壹朵玫瑰就讓女孩子動心,在許多人眼裏被認爲是虛僞的表現,然而卻猜不出內心深處的想法而揪心難解,就像壹朵花,只有花蕾,沒有綻放也只是默認的擺設。
  
  雙子花開了兩朵,壹朵爲思念,壹朵爲遺憾。向往海枯石爛,地老天荒的愛戀,卻不知從何說起,如何珍惜,始終認爲是壹場夢時而叫快,時而叫慢,希望永不停息。柳絮紛飛的時候真是新的開始,每個四季擺弄著不同的圖畫,不同時段給予喜怒哀樂,文件儲存 給予冷暖交加。最美的壹道風景仍然在心裏浮現,悄悄地來,輕輕地走,在四季留下每個腳印,當年邁時候在回顧往事的前夕,如煙般籠罩妳的心,讓妳沈醉。
  
  歲月裏,經曆過多少風風雨雨,走過了多少光輝,不曾停止。路途遙遠迷迷糊糊,隨時都會隨之墜入深淵,壹步步的走,沒有退路的余地,哪怕前方是火山,該來的,還是會來,腳踏實地的走,歲月因妳的沒壹處而精彩難忘。壹場夢的開始,誰也不知道會是如何,有些事就是注定隨緣。每壹道路不壹定要走的灑脫,走的完美無缺,記住,人生沒有筆直的路,即使在苦在累,在煎熬,過去後便是收獲,不敢說很多,至少妳敢度過,那麽就算是無憾了吧。
  
  四季在默然度過,轉眼就發達了海的角落,轉眼就流逝了許多時光,也許這流逝的值得,也許流逝的悔恨,想要挽回只是無稽之談,時光荏苒,只剩下將來,明天向妳招手。每個季節的雲朵都似棉花糖般懸浮在天空中,很想得到所有,但可能是夢的遷徒,春天沐浴著甘甜的雨露,夏天夾雜著熾熱的風,秋天摸索著內心的情,冬季催促著心靈的感知。不管何時何地,在我們面前壹切都是那麽渺茫,壹切都是那麽深奧,難解,唯獨堅強的心才是最後的成功。風風雨雨在苦苦在累,人生不過如此,將其就是遊戲,有壹種充滿不舍的心糾纏著,隨時模不清是黑是白,道路是不會消失,仍等著,看著妳,堅強,走來。
  
  在往下走,眼裏閃爍著多情的神色,波光裏能微微投射出妳內心的無奈失落。又遭到壹次戀愛的打擊,只懂得酗酒灑脫,將生死致之度外,保險箱沈默憂郁,因爲愛情改變了人生觀,換了條路還是有救,若仍然執迷不悟,未來將是慘淡五味,猶如死亡的前線,慢慢推移走進毀滅的深淵。可以隨時想起這段曆史居,當作壹場教訓,時時刻刻提醒著不要重演,記得雨前總會有雷聲,雨後總會有彩虹,每壹場雨的過後,都含蓄的告誡著新的壹天其實就在眼前,告誡著沒有人的壹生不經受風沙,塵埃也許還會是妳最大的收獲。

2012年12月5日星期三

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們呢

除了少數的現在還有來往,能常見外,儲物室 有些人不知道我是否還有機會再見到他們。

比如:楓葉紅了秋,他是我第壹個見到的寶壇圈友,也是我在春秋好文章認的弟弟,可惜見過壹次就再也沒機會見到了。其次是小孩子、他是我在寶壇見到的第二個圈友,我們見面應該不下五次了吧,但現在他好像不在深圳上班了,所以,以後想要見面也很難了。再就是小和尚《施主、老納卡哇伊不》可能很多人不認識,是個年輕有頭腦的小夥子,以前他在固戍開店,我去他店裏玩過幾次。可現在好像搬去龍崗那邊了,想要再見也是很難了。

還有就是木木,炒得壹手好菜,以前他在燕川開店時,我們經常去他店裏噌飯的,可現在他好像也去了龍華還是哪裏上班了,應該也沒什麽機會見面了。小子裝裝雖然還是在固戍,可他現在被看得很嚴,我幾次過固戍想見見他都見不到商業登記地址 ,唉…相隨浩子、我見過壹次,這家夥氣人呐,幾次我去松崗都找不到他人,打電話也不接,聽說他不在松崗了,跑到沙井上班了,郁悶啊。可似乎也沒機會再見喽。

稀飯結婚了,聽說有寶寶了,那也就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來深圳再見了。影丫頭我只見過壹次,但對她的印象卻是非常之深刻的,她是個懂事的女孩,好像她也回家結婚了,那見面的機會也就少了。阿鳳~鳳兒今生無悔是我現實認識的朋友,她現在石岩工作,也很少上網了,我們可能壹輩子不會再見了。

還有幾個在寶壇我從沒見過的圈友、像霸龍啊、也就是妳們的龍哥,以前在深圳時都沒機會見到他,現在聽說他回家發展了。還有壹個是我的同齡破冰大俠、雖然在網上聊得還好,每次我都拿他開刷,但我們卻沒見過,現在都不知道去哪裏了。還有壹個就是東仔,這人不靠譜,在廣州離我那麽近說好了去看我的,結果被女友給拽去了,所以也沒見過。

歲月流逝、人來人往、網酪就是這洋、mini storage或許、這壹輩子我們也就有那麽壹次機會見面、所以、好好珍惜這份網情、珍惜網酪、珍惜妳我…

2012年11月20日星期二

習慣著壹個人的世界

    站在十字交錯的地點,任指尖時光悄然流轉,心,不變的是依然。沈沈浮浮的壹切,似乎在告誡著什麽,卻終究不再訴言。千回百轉的留戀,笃定在雨中緩慢的腳步間,中醫論汗無法任手壹張,將感覺流放在這片嘩然。

    習慣著壹個人的世界,壹個人走,壹個人吃飯,壹個人睡覺,壹個人旅遊,好似壹切的壹切都在這種落單中度過。往事成煙,演滅在不再想起的那段流年。

    匆匆的過客,扯斷著模糊的視線,清醒著各自的素昧平生,不再絮語低言。荏苒的壹切,追隨著歲月的尾尖,滑在心頭,滴在耳畔。抛棄了過往,站在風口浪尖,執迷不悟的從前,是什麽讓自己不悔著那片枉然。

    當滄海彙聚成桑田,世界本不再壹成不變,搖曳著生命這扁小舟,停擺在荒蕪的渡口,遙遠的彼岸,即使花開爛漫,終究是漸行漸遠。

    追隨,總在壹念壹停間,貪戀著所有,終有某天,囚禁了每壹個信念,自此,停滯不前。浮生,每壹段都流露在筆端,點墨成傷的日子,埋葬的是前行的路線。

    有人說,風會歌唱,也最爲動聽,于是,站在高崗,側耳,聽到的卻是蒲公英的哭泣,可又無法尋找它的足迹。

    不再苛求每壹天都要幸福,也不再慌亂每壹個手足無措的日子,不再害怕孤單,寂寞便不再泛濫成災。流連于市井紛紛擾擾的人群,冷凍美容 笑看世人回眸駐足的瞬間,即使白駒過隙般短暫。習慣了每天接觸新的面孔,在不經意間錯失太多的萍水相逢,然後,擦肩而過,若有所失的心不甘,無能爲力的脆弱感。

    突然有壹天,討厭了城市的鋼筋水泥建築,懷念起烏鎮古城的那片青磚綠瓦、碧水壹線天,倘若在秋的某個午後,輕拈著碎步,穿過車水馬龍的鬧市,徜徉在幽寂古雅的小城街道,眷戀,除了眷戀還是眷戀。

    每壹天都從睡夢中醒來,朦胧的雙眼似乎又在牽扯著那段夢幻,時隱時現,傷了風景,痛了自己,卻是百般無奈。有段流年,是橫亘的枷瑣,努力卻也打不開。當明天成爲了今天,當今天成爲了昨天,當每壹天成爲了生命中不再重要的某壹天,是否還會抓起時間留下的碎念,追憶從前。

    時光容易把人抛,紅了櫻桃,綠了芭蕉,多少人企圖透過時間的罅隙去審視自己,直到有壹天,失去了手中青春的招牌,翻遍身邊的壹切,卻無法抵禦流年的侵蝕。

    多少次,午後的黃昏,暗藍色的窗簾下,壹個人,壹杯香茗,盯著冰冷屏幕翻滾的照片,不用語言贅述的昨天,老去的不是文字,是指尖如歌般的歲月。 當每壹張照片串起對往昔的留戀,電影過幕般,壹遍又壹遍,想起妳們雨中擎起的五色傘,還有笑靥如花的那臉燦爛。

    流年,終是亂了浮生,左轉的角度裏,不會忘記右邊的人,還有那壹地用腳印編織的十字線。Site optimization several matters needing attention

2012年11月4日星期日

職場女性與上司那點事

她是總公司線我們的特派助理,而我不知道是幸福還是還幸 當了她的手下!
她因爲在總公司被人冠于“拼命三娘”的美名,所以到現在都沒男朋友。(聽人說的)

但是她來到我們這裏以後,對我們每壹個工友都很好,還經常請我們吃飯,當然啦!也有很多人說她爲了收買人心!但是整天跟著她去跑業務的我卻知道!她每壹次都是拿自己的工資請我們吃飯,可想而知她是否是爲了收買人心!

終于,有壹次同事的生日聚會,她終于喝倒了,宴會結束後,耳穴治療大家都打的回宿舍,我不幸的被她噴了壹身,看著平時高貴的她,心中滿是不忍!

扶她回到公司她的獨立宿舍後,說實話第壹次進入女孩的香閨真的挺緊張的,後來幫她扶到她的床邊後,我就離開了!回到自己的房間,緊張得久久不能入睡!
突然,禮品公司 她打電話給我,叫我過去壹下!我毫不猶豫的穿著拖鞋就過去了!

進門後就看到床頭底下的壹灘汙物,唉!見過女孩喝酒的,沒見過喝到這樣的!
清理幹淨後,倒了杯熱水給她喝,只見她深深的眼神直看著我,我也看著她,聽著好的成功之路!

慢慢的,她靠近我,親了我壹下,看著平時高不可攀的她,我也迷失了,慢慢的回應著她!……

清晨醒來,我的弟弟還在她妹妹那裏,針灸院 每見她醒來那驚訝的眼神中,我羞慚著低下頭!

她連忙起身穿好衣服,進了洗手間,我也起來穿衣服,看著被窩那深紅的血迹!我明白了,我二人的第壹次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沒了,她出來後,手中遞給我五張鮮紅的人民幣!我那時候真不知道說什麽好!

還是她先開口說這是我昨晚的小費,我接過手後!Comelow

強硬的又把她推倒後,拿出壹千塊錢,放在桌子上離開了!

如果不是她那五百塊錢就不會讓我如此憤怒,當我是“鴨”嗎?guanggaoliping

2012年9月21日星期五

悲情文章:打往天堂的電話

 壹個春日的星期六下午,居民小區旁邊的報刊亭裏,報亭主人文叔正悠閑地翻閱著雜志。寫字枱 這時壹個身穿紅裙、十五六歲模樣的小女孩走到報亭前,她四處張望著,似乎有點不知所措,看了看電話機,又悄悄地走開了,然而不多壹會兒,又來到報亭前。

  不知道是反反複複地在報亭前轉悠和忐忑不安的神情,還是她身上的紅裙子特別鮮豔,引起了文叔的注意,他擡看了看女孩並叫住了她:“喂!小姑娘,妳要買雜志嗎?”“不,叔叔,我……我想打電話……”“哦,那妳打吧!”“謝謝叔叔,長途電話也可以打嗎?”“當然可以!國際長途都可以打的。”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拿起話筒,認真地撥著號碼,善良的文叔怕打擾女孩,索性裝著看雜志的樣子,把身子轉向壹側。小女孩慢慢地從慌亂中放松下來,電話終于打通了:“媽……媽媽!我是小菊,您好嗎?媽,我隨叔叔來到了桐鄉,上個月叔叔發工資了,他給了我50塊錢,我已經把錢放在了枕頭下面,等我湊足了500塊,就寄回去給弟弟交學費,再給爸爸買化肥。”小女孩想了壹下,又說:“媽,我告訴妳,我叔叔的工廠裏每天都可以吃上肉呢,我都吃胖了,媽媽妳放心吧,我能夠照顧自己的。哦,對了,媽媽,前天這裏壹位阿姨給了我壹條紅裙子,Comelow 姊妹裙 現在我就是穿著這條裙子給妳打電話的。媽媽,叔叔的工廠裏還有電視看,我最喜歡看學校裏小朋友讀書的片子……”突然,小女孩的語調變了,不停地用手揩著眼淚,“媽,妳的胃還經常疼嗎?妳那裏的花開了嗎?我好想家,想弟弟,想爸爸,也想妳,媽,我真的真的好想妳,做夢都經常夢到妳啊!媽媽……”

  女孩再也說不下去了,文叔愛憐地擡起頭看著她,女孩慌忙放下話筒,慌亂中話筒放了幾次才放回到話機上。“姑娘啊,想家了吧?別哭了,有機會就回家去看看爸爸媽媽。”“嗯,叔叔,電話費多少錢呀?”“沒有多少,妳可以跟媽媽多說壹會,我少收妳壹點兒錢。”文叔習慣性往櫃台上的話機望去,天哪,他突然發現話機的電子顯示屏上竟然沒有收費顯示,女孩的電話根本沒有打通!“哎呀,姑娘,真對不起!妳得重新打,剛才啊,妳的電話沒有接通……”“嗯,我知道,叔叔!”“其實……其實我們家鄉根本沒有通電話。”文叔疑惑地問道:“那妳剛才不是和媽媽說話了嗎?”小女孩終于哭出了聲:“其實我也沒有了媽媽,我媽媽死了已經四年多了……每次我看見叔叔和他的同伴給家裏打電話,我真羨慕他們,我就是想和他們壹樣,也給媽媽打打電話,跟媽媽說說話……”聽了小女孩這番話,文叔禁不住用手抹了抹老花鏡後面的淚花:“好孩子別難過,剛才妳說的話,媽媽她壹定聽到了,Comelow她也許正在看著妳呢,有妳這麽懂事、這麽孝順的女兒,她壹定會高興的。妳以後每星期都可以來,就在這裏給媽媽打電話,叔叔不收妳錢。”